年夜饭的小板凳


  吴金松
  对于一个已过而立之年的人来说,很多儿时过年的场景已经变得模糊,就像偶尔相遇但擦肩而过的行人,只留下一个背影。而至今印象最深刻的背影,莫过于儿时年夜饭的小板凳,那个只属于我的小板凳。那个小板凳承载我的欢乐、我的思索和我的留恋。
  我六七岁的时候,奶奶还精神矍铄,身体硬朗得很。奶奶有三个儿子、三个女儿、八个孙子孙女、七个外孙外孙女,可谓是子孙满堂。我的爸爸是儿子中的老小,我则是孙子孙女中的“老疙瘩”。到了除夕晚上,二伯父、爸爸便会带着孩子们去大伯家陪奶奶吃年夜饭,簇拥着奶奶过年,一大家人在一起其乐融融。当时,我最大的堂哥还不到二十岁;最小的堂哥只比我大两岁,只知道提着纸灯笼到处乱跑、拿着小划炮到处制造声响。
  大伯母妯娌们忙忙活活地为老老少少做饭,忙得不可开交,满头大汗,因为这十几口人,特别是我们这些小家伙,吃起来饭量可不亚于大人呢。在我很小的时候,伯母、妈妈她们是不上桌的,她们一般除了进屋给奶奶敬杯酒,就回到堂屋的灶台前忙碌或者打理着祭天、祭家堂的事务。
  到了年夜饭庆祝的时刻,大堂哥、二堂哥会到院子里放两挂震耳欲聋的鞭炮,然后开启年夜饭的盛宴。印象最深的就是我们入座的秩序,大伯家是一个长条茶几,茶几后面是稍长的沙发,沙发背倚着墙,坐北朝南。这时候,大伯会把穿着新衣服的奶奶请出来,坐在沙发的正中间。然后大伯、二伯和爸爸依次坐在奶奶身旁。沙发的两侧依次坐着我的哥哥们,他们的座位有课桌凳、椅子、竹凳、小竹椅等等,都比较大,坐起来也比较稳;沙发正对过有两个小板凳,高度不到二十公分,属于我和四堂哥,因为我们俩最小。大伯说这是家里的规矩:有大有小,有长有幼,哥哥坐大凳子,弟弟坐小凳子。
  这两个小凳子,我和四堂哥一直在年夜饭坐了好多年,至今是我心中难忘的记忆。大大小小的凳子是一种无形的宣示,宣示着我们在大家庭中各自的定位或者相处的规则。自我记事起,我们堂兄弟姊妹八人,从未出现了长欺负幼、幼顶撞长的任何一例,我想,这或许跟这小板凳一样,已经让我们每个人都生成了兄友弟恭的后天基因,若再坐一次小板凳,该会多好。
  如今,奶奶已经去世多年,加上孩子们各自成家、人口增加,我们已经无法再在除夕夜相聚,但是一家人血浓于水的亲情已融化在生命的过程中。即使我们兄弟姊妹的子孙在几代以后因为天各一方而不再相识,我想,这祖祖辈辈传下来的小板凳会依然端坐在每个孩子的心里,帮祖先把这一点传统而优秀的家风一直传承下去,让孩子们感受到,他们的祖先在老家的年夜饭里有一种传承叫做“小板凳”。

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