夏雨

石俊青

雨终于在人们的心心念念里到来。虽然它来的那么措不及防,甚至略去了天空的酝酿。在大地干的裂缝、空气燥的冒火的紧要关头突然造访。它来势汹汹,携着狂风,伴着雷电,没有温柔的前奏,豆大的雨点很快从线到面,瀑布一般泼下来。

来不及关窗,风夹裹着雨珠湿漉漉的扑进屋里。再看出去,车辆,房屋都被罩在雨雾中。天地间像挂着无比宽大的珠帘,迷蒙蒙的一片。雨落在对面平房的瓦片上,溅起一朵朵水花,像一层薄烟笼罩在屋顶。窗玻璃上小溪般前推后拥顺流而下,竟仿佛有人喜极而泣泪眼朦胧。雷声滚滚,闪电穿过风的脚步,大雨肆意倾泻它积蓄已久的激情,这一刻忽然意识到,真正的夏天来到了。

记得有朋友曾说过“一个没有狂风暴雨的夏天就像没有山盟海誓的爱情,纵然清凉舒适也难免无尽遗憾。”当时只觉得他的话有意思,还笑说山盟海誓泛滥了,爱情海也会决堤的,不然各地怎会有那么多洪涝灾害呢。现在想想那句话很有道理,风雨雷电,本就是夏天应该长成的模样吧。

很多人都喜欢下雨,我也喜欢“细雨湿衣看不见,闲花落地听无声”的浪漫,沉迷“君问归期未有期,巴山夜雨涨秋池”的感伤,感慨“夜阑卧听风吹雨,铁马冰河入梦来”的豪迈,却独独对夏雨又爱又怕,这大概源于我童年的经历吧。

记得那时候夏天的雨总是很大,不一会院子里的积水就会没过脚面,屋檐上也会很快汇成一条条的水柱,落在成年累月雨水冲刷成的小坑里,不偏不倚很神奇的样子。我和弟弟妹妹挤在屋门口,看着外面大大的雨点前赴后继地落下来溅起一个个白色的泡泡,一起喊着“下雨了,打泡了,小孩出来带帽了”。终于耐不住心痒,趁妈妈不注意,扯块塑料布顶在头上,便嘻嘻哈哈地冲进雨里跑到大门洞里去。村里的积水从门前的胡同里流过,奔向村边的排水渠,那呼呼的水势在我们当时看来绝不亚于今天的三峡。

但雨中的快乐是短暂的,当雨下得气定神闲大有恋恋不舍之意,妈妈的神情便开始紧张起来。因为我们家的老屋不仅“年逾花甲”,而且那土基的房子已是满目疮痍,墙根都是老鼠洞。由于房前屋后的邻居都翻盖了新房,垫高了地基,使得我们家变成了一个小盆地。雨大了,水便从墙体的鼠洞里灌进屋内。白天还好些,很多时候半夜醒来,水已浸了半个炕高,鞋子啊笤帚什么的在水里飘着。每当这个时候,便把弟弟妹妹推到炕里面,我和妈妈下到水里,大盆小盆地往院子里淘,直到露出满地泥泞来。天要亮了,我和妈妈也成了大花脸,累得腰都直不起来了。这样的情形在我童年的夏天很常见。因为爸爸不在家,每到雨天我和妈妈便成了惊弓之鸟,甚至看着阴天都不敢睡,害怕夜里雨水把我们的土屋浸倒了。

我八岁的那年,爸爸借了很多债,打了高高的地基,盖起了当时在全村最结实的红砖瓦房。如今,全家人也都久居城市的高楼,不再有大雨冲倒房屋的忧虑。可是,大概因为雨夜的那种恐惧深植于心吧,每年夏天,我总是对雨盼着又怕着。不过我想,虽然大雨还会带给我片刻的心悸,我还是喜欢它多一些吧。不是有“黄梅时节家家雨”的随意,才有“青草池塘处处蛙”的热闹吗?唐朝诗人韩偓也在《夏夜》中写“猛风飘电黑云生,霎霎高林簇雨声。夜久雨休风又定,断云流月却斜明”,这便是夏雨应有的脾性吧。

不知何时,风停了,雨住了,开窗,清凉的气息扑面而来……

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版权与免责声明:

①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”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,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、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。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,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,并注明“来源: 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”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
②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大发彩票app软件下载—大发彩票官方下载新闻网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

③鉴于本网发布稿件来源广泛、数量较多,如因作者联系方式不详或其它原因未能与著作权拥有者取得联系,著作权人发现本网转载了其拥有著作权的作品时,请主动与本网联系,提供相关证明材料,我网将及时处理。